往事随风

桥上的俏和河上的雁相望👏👏

露水

现代默俏(俏性转)同人(超短篇)bg生子,教授死亡预警,算be吧?
巨ooc,文笔不好,逻辑已死(若有剧中或文笔不对欢迎捉虫~)
婚礼葬礼参加都不多,有些是百度的,生孩子也是,所以肯定有不对的,也欢迎捉虫
表示刚入金光没两天的萌新(霹雳金光双修),才看两部不到,虽然为了俏哥入金光,但是被教授吸引了!(擦擦魅力太大啦),所以不太了解剧情  有些是看cut的(虽然可能现代篇不太有原著剧情)
真的很短小君,也可能会坑(毕竟文笔……)会努力结尾
标题大概就是取自  我知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然而,然而…… 
最后欢迎来勾搭~(话有点多)

“duang~duang~duang~”
教堂顶端的钟被敲响,
葬礼,开始了。

俏如来穿着一身黑色长裙,她的父亲史艳文站在她的旁边握着俏如来的手,父女俩有着同样悲伤的神情望着同一处。视线的尽头是一副棺材,而棺材里面躺着的,是俏如来的爱人。
牧师站在棺材的旁边,面无表情的念着悼词“死亡不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我们的肉体死亡了,我们的灵魂在天上与父相聚,这是好的无比的,我们应该开心、快乐、赞美神。
所以,请不要为他悲伤,请为他高兴……”
俏如来听着她爱人的悼词,顿时有些恍惚,她下意识捏了捏父亲的手,仿佛又回到第一次听的钟响……
那是俏如来与默苍离的婚礼,穿着洁白婚纱,脸上洋溢幸福笑容。
红毯的尽头就是默苍离,穿着墨绿西装的默苍离。
站在俏如来一旁父亲颇有些激动,他的长女终是嫁作人妇。他握着俏如来的手将她交给另一个男人,放手前是陪她前半生的父亲,放手后就是她后半生的爱人了。
俏如来握着默苍离的手,听着台上牧师庄严的宣誓“婚姻是爱情和相互信任的升华。它不仅需要双方一生一世的相爱,更需要一生一世的相互信赖……”
记忆中的宣誓渐渐与如今悼词相合,婚礼与葬礼的相似让俏如来乱了呼吸,她无助地望着那副棺材,祈祷默苍离能像往常一样为她入局,即使会伴随着能把人呛哭的毒舌。
而史艳文,从俏如来下意识握紧他的手时,他就颇有些担心了。他这个长女从小就乖的很,不让任何一个人担心,能一直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就算是默苍离的死亡,俏如来表现的也很坚强,可是……或许是因为孩子,那是默苍离的遗腹子。
那件黑裙很宽松,宽松到并看不出俏如来已有5个月的身孕。

牧师悼词念完后,是亲人前来作送别。
来参加默苍离葬礼的人并不多,除了史家人,师兄上官鸿信还有即是默苍离生前的主治医生也是大概能称上的唯一挚友杏花君。
俏如来是第一个作送别的,她走到棺材旁边,棺材里的人像是熟睡一样,浅绿发丝铺开,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除了脸色过分苍白看着完全没有生气,是了,默苍离已经死了。
在俏如来后面的人也怀着各自情绪作了最后告别,而默苍离终于要被火化。
死去的人永远的死了,而活着的人还要好好生活下去。
葬礼结束后,身边人无一不这么劝说着俏如来,俏如来也只能疲惫得应付着。
这几天所哭的泪似乎是俏如来的精神气一般流走,整个人憔悴的可怕。
俏如来应付完那些人后,就一个人抱着骨灰呆呆地坐在一边等着车来。
“精忠……”史艳文担忧的喚着眼前的人
“父亲……”
“精忠搬来家里住吧,你一个人怀着孕不方便,在家还有人照顾你。”
“不麻烦父亲了,我一个人可以,不行还有冥医先生帮忙,况且……”俏如来顿了顿有些无奈的说“父亲应是很忙,二弟小弟怕是照顾不来俏如来,我一人可以,我……我也想生活在有他的地方。”
俏如来不自觉的紧了紧怀里的骨灰盒。

食色性也

occ occ occ!
周翔双性转百合文,后期有唐昊→孙翔,注意避雷
江周纯友情
看反响继续写后续(虽然可能并没有人看)
作者写的极慢极慢,入坑需谨慎。
文笔逻辑可能怪怪的,欢迎捉虫,不过本文架空有小地方和历史怪怪的请不必介怀,完全架空!
以上接受,可以开始阅读啦_(:3」∠❀)_

1酒酿圆子
——以果料为馅,滚包糯米粉的小圆子与酒酿同煮而成。酒酿味浓甜润,圆子较糯,馅甜香。

老街转角处开了家新饭馆,不大,味道却出奇的好。
来此的客人一是为了品上一品这堪称绝味的菜,二来则是为了这饭馆的掌柜。
这新饭馆的掌柜是个女子,姓氏为周,人称周娘子。
要说这周娘子的手艺好倒也不足为奇,能在此地开饭馆的,手艺会差到哪?可偏偏这周娘子不仅一身好手艺,这长相也是上等,瞧这大家闺秀模样,做厨娘掌柜倒也真真委屈了她。
索性平城百姓便借着美食去赏美人,一来二去,这五味馆倒是传的大街小巷,人尽皆知了。

“掌柜的!溫两碗酒来!”
从门口进来两人,一男一女。
女子一身红色劲装,身形高挑,微黄的及腰长发高高束起,似是个西域人,有着比常人更为出挑的五官,仔细看,瞳色还是深蓝。
是个美人,周沢忾眨了眨眼睛。
女子身边的男子,模样也不俗,同样的黑色劲装,头上绑了个黑色抹额,只是这神情阴郁,看着不像好相与的人。
两人进来点了两碗酒就寻着位子坐下了。
待孙湘坐下后才打量着这个不大的饭馆,看着古色古韵的,倒有些气氛。
这个时辰快是门禁了,路上也没多少行人,饭馆内更是无人,就连小厮都少的可怜。孙湘只能百般聊赖地把目光投向了在做帐的饭馆掌柜。
半响才把目光移开,
确实不差。

在做帐的周沢忾自是知道那个西域美人一直在盯着她,心底暗暗发笑,停了手中的活去了后厨。

“客官,您的酒。”
小厮端来的酒还泛着热气,烟雾寥寥中伴着浓烈的酒香,孙湘还没喝,闻着酒香倒是先醉上了。
“好酒!”孙湘眯着眼咂了咂嘴,酒碗里的酒顿时也消去了一半。
旁边的男子也拿起酒“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确实好!”男子也赞同性的点点头,又继续喝了起来。
不多时,两碗酒都被喝完了,
“这么点酒也就开开胃了!糖糕,今晚咱不醉不归!”孙湘的酒劲似乎上来了些,如玉的脸爬上了红霞,整个人仿佛多了巧盼倩兮的滋味。
唐昊摆了摆手,不太满意的看着孙湘,
“这酒后劲大着呢,你一个姑娘家的少喝些!”
听到这话,孙湘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刚想向唐昊反驳什么,就见周沢忾端着两碗冒着热气的碗站在她身旁,
周沢忾眨了眨眼睛,什么也没说,只将碗端上了桌。
碗一上桌,便能闻到一股香甜的气味混着不怎么浓的酒香,香气勾着孙湘的胃,让孙湘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这幕自然落到了周沢忾的眼中,
“喝太多酒不好,这碗酒酿圆子,请你们。”说着周沢忾向孙湘温婉一笑。
透着雾气瞧周沢忾的笑颜,孙湘的脸不争气的红上加红,
“那个,多谢啊……”
“没事,请慢用。”
周沢忾又回到了柜台后,似乎刚刚去后厨,就是为了亲手为孙湘唐昊做两碗酒酿圆子。
孙湘拿起调羹,舀了一个沾着桂花的白嫩圆子,孙湘凑上去迫不及待的咬了口,不意外的被烫到了,
不过入口的软嫩糯米皮以及带着水果清香的内陷让孙湘无暇顾及其他,只想趁着热气,好好享受眼前美食。
唐昊瞧着孙湘幸福的眯眼,也拿起调羹尝起酒酿圆子,不过,这酒酿圆子的内陷怎么有些辣?这种甜食是可以放辣椒调和的吗??孙湘那碗看起来不是啊,难道馅还不一样?
抱着疑惑,唐昊吃完了这碗酒酿圆子,反看孙湘,真是连一点汤汁也不剩下,唐昊丝毫不怀疑,要是没人,孙湘绝对把碗舔的干干净净!



不造大家有没有发现小圆子的特别之处~







视频搬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751891
B站剪辑视频,剪辑者:QuizasQuizasQuizas
感谢大触,这对cp的粮简直少的可怜,各位路过看到的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多更粮(ノಥ益ಥ)

不知道取啥名就不取了

occ严重!人物崩坏预警!文笔渣错字多语句不通顺并且还短(ಡωಡ)
cp是离镜x离怨  (貌似是离镜单恋
私设多的已经说不清了。be
能接受的继续往下吧。✺◟(∗❛ัᴗ❛ั∗)◞✺

直到离怨死了,离镜才明白,他到底还是爱着离怨的,时间也并不会如他所想一般的淡去一切,只会越演越烈,如同一把火烧尽了离镜的爱,最后随着那人的死亡化成灰,散去。

还在少年时,离镜便知道了自己与他人的不同,常人是不会喜欢男子的,常人更不会喜欢自己的大哥的。

大哥离怨于离镜而言更像是父亲,身为翼君的父君是严厉的,甚至于对儿女而言接近与冷血。都是离怨承担起照顾他和妹妹胭脂的责任,护着他们,或许是从那时起,离镜就觉得自己对离怨的感情不一般了。离镜常常在入夜之时,想着离怨的一颦一笑发泄自己的欲望。

可人的欲望本就很大,更何况是魔,天生欲望的主宰,。离镜原本只想守着离怨便好,哪知欲望也一天天膨胀,不再满足于兄弟之情,是想要在他身边陪着,想要狠狠贯穿他听他呻吟的,想离怨心里只有自己的恋人之情。离镜想要克制自己这种念头,可还不等他解决这个烦恼,便从母妃侍女那得到的惊人消息——离怨杀了自己的母妃。

对离怨,离镜既有大爱也有大恨,强烈的感情交织着,叫离镜想逃也逃不了。离镜爱着离怨却也恨之入骨,离镜无数次想要报仇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他一遍又一遍的唾骂着自己,也是无济于事。离镜想着,或许等着久了,他忘了离怨,那时,便可为母妃报仇了。

离镜开始终日借酒消愁,游走于风月场所,沉迷于情爱之中。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忘记一切想忘的。

翼界的人都开始对翼界二皇子表示不满,一些有政治头脑的人也都开始巴结大皇子离怨,似乎离怨就铁定是那下一任翼君一般。每每这时,离镜都会望着离怨,思考他的表情,是得意也是傲气啊。

离镜从不觉得命运是偏向他的,爱上自己的弑母仇人,偏偏无法报仇,只能堕落的懦弱的躲在自己为自己编造的保护伞下。离镜嗤笑着,大概命运是偏向着离怨吧。也是命运的造化弄人。

可也是命运,让他遇上了司音,那是离怨对他表示厌恶之情时候,不得不承认,司音的眼睛与离怨很像,像到即是不是离怨而是一个眼睛很像的小仙使,离镜也想与他在一起,离镜知道这是执念,可是已经谁也无法挽救,他也不需要。

司音还是离开了他,不过说到底也是离镜自己的错,司音本就不是离怨,如何代替。不过这次经历也让离镜下了决心。那个无用的二皇子竟成了翼界的叛军,联合天族关押了翼君。快的一夕之间就以成定居一般。

对于离怨的处置,离镜是有私心的,他将离怨发放到了极寒之地,似乎只有这样,看不到离怨,离镜才会好受点,离镜也怕离怨天真的去就翼君被杀,这么做也算是保护了离怨。可是自己疼爱的妹妹却偷了兵符劫了离怨,一时间,无数个念头跑过。离镜害怕了,他发了疯似的找到了离怨,把他关在了身边,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也只有这样了。对离怨的爱中夹杂了太多,这爱的太沉重。

后来,离怨还是逃了,不听自己的劝找了翼君,也被杀了。

离镜又开始整日饮酒,他发现醉酒后所梦见的离怨与他是美好的结局。

之前发的被吞了,我也是……😷我没存稿,所以……
总之,过两天可能在出篇新的😁      占tag抱歉了